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北京视图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Q Q: 2051016237
E-mail: 2051016237@qq.com

国内媒体

境外媒体称美国对华贸易施压“没道理”:美国更需要中国

境外媒体称,美国需要中国甚于中国需要美国,中美贸易逆差缘于美国经济的弱点,并且在知识产权领域中国做得更好,美国对华贸易施压的借口是站不住脚的。

贸易逆差:缘于美国经济弱点

据彭博新闻社网站4月6日报道,特朗普扬言要在原有的500亿美元的基础上增加对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特朗普政府的这种做法忽视了一个关键现实:美国需要中国甚于中国需要美国。

报道称,不错,中国仍然是出口导向型经济体,美国消费者是它最大的客户。但是,中国出口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已经从2007年的37%减少到了当前的不到20%。由于国内需求加强了支持,中国更能承受关税和其他针对其出口商的行动形成的压力。

美国的情况则不同。美国严重依赖中国提供廉价商品,让收入有限的美国消费者能够糊口。美国还依赖中国支持其自身的出口:中国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也是迄今为止增长最迅速的主要出口市场。

当然,美国还依赖中国为其预算赤字提供资金。中国是美国国债最大的外国持有者,直接持有大约1.3万亿美元。

境外媒体称美国对华贸易施压“没道理”:美国更需要中国

报道称,美国之所以依赖中国,是因为美国的经济结构存在根本上的弱点。那就是美国严重缺少国内储蓄,达到了令人担忧的程度。

报道还称,特朗普总统不断指责中国是美国大悲剧中的恶人,其实他应该好好照照镜子。

首先,特朗普不断说,中美贸易逆差达到了5000亿美元,而这个数字比美国商务部公布的3750亿美元的实际数字整整多出了三分之一。

其次,经合组织和世贸组织的数据表明,这种双边贸易失衡当中至少有40%体现了在中国以外生产、但在中国国内组装的零部件的供应链效应。也就是说,根据实际在中国生产的产品的附加值,对华贸易逆差在美国贸易总逆差中的份额应该从47%减少到28%。

第三,特朗普的预算赤字将使美国的贸易问题雪上加霜。低储蓄的美国经济不可能在不背负贸易逆差的情况下摆脱困境。

境外媒体称美国对华贸易施压“没道理”:美国更需要中国

▲图片来源:美联社

这就道出了抨击中国的真相:面对不断扩大的贸易逆差而采取保护主义。由于特朗普的关税,与中国的逆差如今将分配给构成美国多边商品贸易逆差的其他101个国家。同中国相比,它们都是成本更高的制造商,也就是说,这个报复可能引发的回应将使美国家庭背负更沉重的负担,而这些美国家庭正是特朗普坚称自己在保护的。

知识产权:中国其实做得很好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4月6日报道,说到《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相关义务,中国做得很好——这不仅仅是中国的观点,而且是美国的官方看法。

报道称,3月2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根据《1974年贸易法》“301条款”发布了一份措辞尖锐的调查报告。在报告中,该办公室批评了中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政策,列出了四条罪状。

第一,它认为,中国利用合资要求和外资股权限制等外国所有权限制以及各种行政审查和许可程序迫使美国企业进行技术转让。

第二,中国的技术监管机制迫使美国企业以有利于中方企业而非基于市场的条件许可中方使用其技术。

第三,中国指挥并且不公平地促进了中国企业对美国企业和资产进行的有计划投资和收购,目的是获得先进技术和知识产权,并让美国企业向中国企业转让技术。

第四,中国进行并支持对美国企业计算机网络的非法入侵和盗窃,以获取敏感商业信息和商业机密。

境外媒体称美国对华贸易施压“没道理”:美国更需要中国

▲图片来源:美联社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在解释中国的技术转让政策和做法为何或如何违反其国际条约义务、特别是世界贸易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相关承诺时,美国似乎茫然无措。在发表“301条款”报告仅五天后,在日内瓦一次世贸组织解决争端机构会议上,美国代表让人们悄然认识到,就第一、第三和第四条罪状来说,中国的政策和做法完全符合它的国际条约承诺。

报道称,只有在第二条罪状上,美国代表列举了一系列可能违反《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相关承诺的中国政策。但即使在这点上,美方控诉围绕的也是有关技术转让合同到期后外国企业执行专利权的不利赔偿条款,与美国为人们制造的印象相去甚远,美国原本让人们觉得中国官方和企业以微薄报酬勒索外国企业的知识产权。

境外媒体称美国对华贸易施压“没道理”:美国更需要中国

▲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资料图

美国的广泛主张是中国的知识产权政策总体上严重扭曲了贸易。然而,从美国的叙述可以明显看出,中国已经令它的法律体系与《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实现广泛一致,尽管进一步的改进可能仍有必要。

报道称,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每年都会发布一份有关全球知识产权做法的报告。它多年来对中国的做法进行了详细审视。如果有严重法律缺陷存在,该办公室不会不愿在世贸组织对中国提起诉讼,就像它有20次左右在贸易法其他领域对北京所做的那样。美国从未这样做,因为它从来没有站得住脚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