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北京视图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Q Q: 2051016237
E-mail: 2051016237@qq.com

成功案例

山東臨沂今年首例惡勢力團伙犯罪案件一審宣判

原標題:山東臨沂今年首例惡勢力團伙犯罪案件一審宣判

  一起看似普通的傷害案件,揪出一個涉惡犯罪團伙。他們拉幫結伙、毆打村民、惡意滋事……

   近日,山東省臨沂市2018年首例惡勢力團伙犯罪案件一審宣判,臨沂市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吳召強犯尋舋滋事罪、放火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年﹔被告人韓亮、鄭超犯尋舋滋事罪、放火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五年﹔被告人武偉犯尋舋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八個月。

   村民未投選票遭遇意外毆打

   2017年9月,民警接到王濤的報案電話。

   王濤是韓家村村民,做一些批發販賣蔬菜水果的小本買賣。像往常一樣,王濤駕駛三輪車回家,可是意外發生了。一輛五菱面包車從他后方飛馳而來,一個加速便將其逼停。兩名蒙面大漢從車上跳下來,將王濤團團圍住。

   “一人摁住被害人,另一人拿著鐵棍,對著被害人雙腿便是一陣毆打,打斷一條腿之后,緊接著打斷另一條,致使被害人雙側腓骨骨折,構成輕傷一級的標准。”臨沂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檢察院檢察官張軍三說。

   王濤為人忠厚,並沒有明顯的仇家,一時也想不到曾經得罪過什麼人,案件顯得扑朔迷離。

   “根據王濤証言,偵查機關掌握了作案人的車牌號碼,並且在作案現場還找到了作案車輛的車燈殘留物。隨著調查的進一步深入,我們發現這是一輛套牌車,根本無法確定犯罪嫌疑人信息。之后偵查人員擴大搜索范圍,通過調取路口監控、一一排查等方式,最終鎖定了作案車輛,而且遺留現場的車燈殘留物也與作案車輛能夠比對成功,終於鎖定了犯罪嫌疑人。”臨沂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檢察院檢察官助理楊文龍說。

   調查發現,嫌疑人只是“拿錢辦事”。“一個叫武偉,一個叫鄭超,之前都曾經在這個保安培訓公司做過培訓。找他們辦事的人,聯系到他們之后,就給了他們幾千塊錢,還重點囑咐一定要把王濤的腿打折,並且承諾事后還有好處。” 楊文龍說。

   “因為之前王濤在居委黨支部換屆選舉時沒給強哥投票,本來說好的他反悔了,強哥能不生氣嗎。”鄭超交代道,於是一個名叫“強哥”的人進入辦案人員的視野。

   “他們口中的‘強哥‘原名叫吳召強,是臨亞賓館的法定代表人,也是王濤的同村,韓家村村支部委員之一,從面相上來看斯斯文文。但在訊問過程中,他狡猾的一面就暴露出來了,始終擺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態度,企圖逃脫法律的制裁。一直到案件提起公訴,他都沒有供述過自己的任何犯罪事實。”楊文龍說,既然吳召強拒不承認,那就隻能繼續從鄭超和武偉兩人入手。偵查人員制定了新的訊問方案,不僅確定了吳召強的犯罪事實,拿到了吳召強雇佣另一名打手同時也是賓館保安韓亮的犯罪証據,還發現了一個更大的秘密。

   村委競選失敗實施報復

   2017年的6月,驕陽似火,麥子也即將成熟。眼看豐收在望,但韓家村自2號至今十余天的時間卻接連遭到火災的侵襲,兩畝多即將成熟的小麥被焚燒,給多家村民造成經濟損失。看著被燒毀的麥田,村民既憤怒又心疼。

   為了找出原因,村民報警求助。辦案民警很快找到王磊,他是這個村的村支部書記。王磊也無法明確失火原因,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這幾場火災肯定是有人故意為之。

   “根據犯罪嫌疑人韓亮、鄭超的口供得知,犯罪嫌疑人吳召強為達到給韓家村黨支部書記王磊制造麻煩的目的,指使韓亮、鄭超趁夜到韓家村麥地,使用汽油、香蕉水、酒精塊等助燃物品在麥田裡多次放火,致使2畝多即將成熟的小麥和周邊鋼結構大棚被焚燒,造成經濟損失達到6000余元人民幣。當時麥田失火,吳召強還曾經主動帶人去救火,為此在案件的初期偵查人員並沒有把他當做懷疑對象,可見吳召強的狡猾。”楊文龍說。

   在証據面前,吳召強依舊拿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拒絕承認任何罪名。那麼,吳召強為何要通過這種形式報復王磊呢?他倆之間又有怎樣的恩怨瓜葛呢?

   原來,在2015年,韓家村“兩委”換屆選舉中,吳召強與王磊同時參與村主要領導選舉,吳召強最終落選。但是他的落選並沒有讓他從自身反思,反而引起了他對王磊的怨恨。

   為逼迫對手退選尋舋滋事

   三年很快過去了,新一輪農村換屆選舉又開始了。但是,王磊依然是他最大的競爭對手,於是,吳召強便召集手下鄭超和韓亮到他的辦公室,密謀對王磊實施毆打,讓他住院,參與不了競選。

   王磊被打送到醫院后,雖渾身上下都疼痛難忍,但他的意識還是清楚的。由於是晚上,王磊無法看清打人者的面貌特征,事發突然更沒有記住打人者身上的特征,可他卻隱隱覺得此事一定與那個人有關系!王磊猜想,吳召強可能是覺得他在這次村書記選舉沒有把握,想通過這種手段逼迫自己退出選舉,以此達到他的目的。

   “王磊是非常有韌性的人,當時他被打到住院,休息了沒幾天就又繼續工作了。王磊對這種惡勢力也是深惡痛絕的,作為被害人,當時我們詢問過他是否需要吳召強對他進行賠償,但是王磊態度非常堅決的拒絕了民事賠償,稱一定要讓吳召強接受刑事制裁。”楊文龍說。

   當一瘸一拐的王磊出現在了村委會的辦公室時,吳召強怒火直沖腦門,表面寒暄幾句便回到賓館找到韓亮和鄭超,對他們劈頭蓋臉一頓臭罵。吳召強坐在老板椅上,手指間斷的敲打著桌面,大腦卻在高速運轉。

   “韓亮,用硫酸,”吳召強惡狠狠的說道,“我就不信王磊能硬過硫酸。”

   “韓亮雖然沒念過幾年書但他心裡十分清楚硫酸意味著什麼,經過一番心理斗爭,最終選擇將硫酸換成醋精,醋精雖也具有腐蝕性,但是與硫酸相比卻要溫和的多,至少保証不會出人命。”楊文龍介紹。

   經過兩個月蟄伏,韓亮終於在2017年4月25日才再次找到機會,雇了一個流浪漢實施他的邪惡計劃。趁王磊不注意,向他身上潑洒醋酸,致使王磊面部多處灼傷,經鑒定為輕微傷。

   其實,吳召強的犯罪事實並非隻有這些。幾年前,吳召強父親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和一個本家吳召森爭吵起來,吳召強得知父親受氣,不問青紅皂白,帶上韓亮就來到吳召森家門口附近,對其圍堵毆打,導致將近六旬的吳召森渾身多處受傷,手肘部更是骨折。更可氣的是,吳召強事后還吩咐手下到吳召森家附近散發傳單,傳單內容多是對吳召森的奚落侮辱。

   “該案是臨沂市提起公訴的首例涉惡團伙案件,檢察長高度關注,要求在該案辦理過程中依法從快處理,對吳召強的批捕僅僅用時3天,審查起訴過程中,我們在發現証據有不足的地方的時候,也是及時進行引導偵查,及時補充証據,在最短的時間內向法院提起公訴。對吳召強等四人的從快從嚴打擊,不僅契合了當前掃黑除惡專項行動的精神,震懾了一批不法分子的囂張氣焰,也肅清了基層換屆選舉的環境。”楊文龍說。

   (文中人物及所涉村居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