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北京视图传媒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
Q Q: 2051016237
E-mail: 2051016237@qq.com

成功案例

比亚迪掌门王传福的搏命式创业路

gjjrb2018090314p13_b

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

比亚迪电动大巴K9

比亚迪电动大巴K9

比亚迪是中国自主品牌汽车的一个经典代表,尤其是其在新能源汽车方面走过的路,做出的成绩,既说明改革开放的艰辛和挑战,又彰显了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伟大成绩。

创始人王传福能有今天的成就,与深圳开放的市场环境密切相关,也与中国政府不断鼓励创新密切相关。他的成功,完全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之路上一个经典范本。

虽然面临重重挑战,但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中国会有一个个比亚迪式的汽车企业走出来,在挑战中成长并壮大,进而引领中国汽车业迈向未来。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大街小巷都响着老狼的《同桌的你》,空气中弥漫着荷尔蒙的气味,一颗颗躁动心,也随之跳动。

这就是1993年的夏天。

这一年的深圳,年轻人蜂拥而至。尽管那时候的深圳还不是一线城市,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让无数人憧憬着未来。

这一年,王传福所在的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和内蒙古方面合资成立了深圳比格电池有限公司,打算利用包头丰富的稀土资源搞产品开发,这恰好与王传福研究的电池领域密切相关,于是,专业出身的王传福被委以重任,出任比格电池有限公司总经理。

在此之前,王传福已经是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的风流人物。1987年7月,21岁的王传福考入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主修材料学,期间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电池的研究上;1990年,研究生毕业后,王传福留在该院301工作室工作;两年后,年仅26岁的王传福就被破格提拔为该院301室副主任,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处长。

与“铁饭碗”说再见

来到深圳之后,王传福发现,随着移动电话日渐普及,电池产业成为人人看好的“朝阳产业”,一部普通的“大哥大”电话动辄需要三四万元,一块充电电池的价格也高达数百元。

当时国内还没有出现拥有二次充电电池独立知识产权的企业,有一些厂家在做充电电池,但几乎都是外购电芯,然后在国内组装。此外,在国际市场,对二次充电电池的需求也日渐扩大,其前景不可限量,对于中国电池行业来说,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

王传福判断,对于企业来说,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将永远处于被动地位,在市场低利润区徘徊。

就在王传福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现实情况却一而再地打击他的积极性。虽然国家已经推行了改革开放政策,但“改革”与“开放”并非一蹴而就,在制度上的一些条条框框,让身为公司总经理的王传福没有办法完全掌控公司,在战略方向、日常管理、市场开拓及人事安排等各个方面受到掣肘,无法完全施展开理想和抱负。

1994年,如今的一些歌坛大佬刚刚发布第一张专辑。郑钧发布了首张专辑《赤裸裸》,那英出版了首张专辑《为你朝思暮想》……新的歌曲表现形式也开始出现,朱桦的个人专辑《凤凰与蝴蝶》有着超越当时艺术和流行的尝试,甘萍当年的《三个和尚》加入了动漫效果,MTV成为推动当年内地歌坛发展的催化剂。

也正是在这一年,王传福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下海单干。脱离比格公司,辞去总经理职务,相当于扔掉了“铁饭碗”,这在外人看来,王传福无异于“疯了”。

1994年11月18日,比亚迪在深圳布吉镇租来的冶金大院里诞生。比亚迪(BYD)——Build Your Dreams,意即“成就梦想”。1995年2月,王传福注册成立了比亚迪实业有限公司(现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领着20多人开启了比亚迪的“筑梦之旅”。

提及这段往事,王传福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其实在体制内也挺好,铁饭碗,就是论资排辈。作为年轻人,我们不安现状,就跳出来。正好深圳有这个环境,这里有公平竞争的环境,我们什么都没有,没有背景,也没有资本,就凭一股干劲、一股热血。”

搏命式创业

王传福虽有创业决心,但在资金上陷入困境。

当时,国内还没有风险投资的概念,不像现在的造车新势力动辄就能募集到上亿元资本。首先,王传福不可能从国外金融资本那里融到启动资金;其次,在寻找国内银行贷款的时候,由于王传福缺乏必要的不动产做担保,也被银行拒绝;之后,王传福寻到当时主投传统产业的汇亚基金,但在融资额度方面,王传福的计划没有得到汇亚认可。

就在资金问题要动摇王传福坚持下去的决心时,王传福的表哥吕向阳——一个在“下海”潮中,凭借精明的头脑和极其广泛的人脉,先富起来的人——借给王传福25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在创业最初的10年,王传福一直想的是如何改进技术、提升品质、降低成本,而这些让比亚迪在这个激烈竞争的市场中活下来。

1995年,一条镍铬电池自动生产线需要投入几千万元。而国内的厂家多是买来电芯搞组装,利润少,几乎没有竞争力。王传福凭着其对技术的了解,把目光投向技术含量最高、利润最丰厚的电池核心部件——电芯的生产。

当时,王传福带着比亚迪仅有的几百万元去日本购买生产线,却遭到拒绝——日本政府为了保护技术,不允许企业卖给中国。面临资金与设备匮乏的困境,王传福借助当时中国人力资源的优势,毅然提出自己动手改造生产线,将日本人现有的全自动机器生产线分解成半自动人工生产线,把每一道工序分解成若干个工位,由熟练工人和他们手上的价值几元钱的夹具来完成。结果只花了100多万元,就建成了一条日产4000块镍镉电池的生产线。

自此形成了比亚迪独特的“人+夹具=机器人”的半自动化人工生产模式的初期模型,赚到第一桶金。

1998年初,王传福决定电池负极用钢带替换一直沿用的镍网,并在公司内成立课题攻关小组。当时,国内电池行业的竞争已经进入“赤膊战”的阶段,谁能有效降低成本,谁就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活下来。在这种背景下,比亚迪在无任何资料可借鉴的情况中,只用两个月时间就创造成果,并应用到生产线上。

在电池生产中,传统的镍、镍氢电池的电解液注入采用的是浸泡后甩干工艺,利用离心力实现注入量的控制,费时、费力又费料,而比亚迪通过技术攻关,将开口化成工艺改进成为封口化成工艺,提升了比亚迪的技术实力。这被比亚迪誉为自身在电池制造工艺上的一个里程碑。